在职场,你不可以不做快乐者
日期:2017-10-07 浏览
    小的时候,我们会唱这样一首儿歌:

    “小小少年,很少烦恼,无忧无虑乐陶陶;一年一年时间飞跑,小小少年在长高;随着岁月由小变大,他的烦恼增加了”。

    成年后的烦恼,多半是由职场带来的。因为自从踏入职场,有一种“渐变”即在你我之间发生:熟人越来越多,朋友越来越少;肚腩越来越大,心胸越来越小;发言越来越多,真话越来越少;活动越来越多,运动越来越少;收入越来越多,梦想越来越少;麻木越来越多,感动越来越少;怀疑越来越多,信任越来越少……末了还有一句,烦恼越来越多,快乐越来越少。

    谁“谋杀”了我们的快乐?无须请警探帮忙刑事调查和问讯,我们随便就能揪出一大串的“主凶”名单——暴君般面目可憎的领导、精于“窝里斗”且乐此不疲的同事、原地踏步的薪资、等白了少年头也等不来的更高职位,以及繁杂庞巨而又重复无趣的工作……一天中,至少有七八个小时,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鸟人和破事,我们的快乐就像高潮一样地难以获致。

    怎样成为职场上的快乐者?笔者的建言是:必得学当“茶壶”——屁股都烧得红红的,还有心情在吹口哨!

    谁妨碍了我们“吹口哨”?

    已有多长时间,你不曾在办公室里轻松地吹吹口哨、自得地哼哼歌曲,或是干脆就“放声地笑一回,抬头望一望一片灿烂的阳光”?

    最近,我的邻居蔡老先生却难得天天有这样的好心情。昨天我老人家出去买菜,在街上遇见他时,不禁大大地吃了一惊:这老兄穿得花里胡哨,打扮得像个“花花太岁”似的,还斜背一把胡琴,步履轻快地走在路上。我趋前搭讪,得知他刚刚从附近的公园与几位“票友”练完歌回来。

    笔者乃见多识广之人,一贯“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,美女嗲于侧而不心跳”,为何见了蔡老先生却独有这么一“惊”?这其中当然有原因:在我的印象里,身为一家大公司高级经理的蔡老先生,是个特别“闷”的老家伙。以前每次在楼下见到他,无论寒暑,均是一袭西服领带的正统打扮,且每每拉长着一副死人脸,邻里都反映“几乎没见他对人笑过”;据说,在单位里,该老家伙更其古板、严肃,被下属们訾为“老苦瓜”——盖喻其不苟言笑、脸色难看也。

    但就是这么一条“老苦瓜”,最近却跟变了个人似的,彻底地开朗起来,可不怪哉!还是蔡老先生自己揭开了谜底,告诉我:“俺在三个月前正式退休啦!”盖蔡老先生尚在位时,每周60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,令他几乎无暇放松心情;而职场上的进退得失与人事纷争,又使他倍感烦躁和焦虑。于是乎,几十年下来,笑容渐渐地在蔡老先生的尊脸上绝了迹。

    到现在,光荣退休的蔡老先生已“无业一身轻”,再也不必理会职场上的是是非非。平日里,他不仅有大把的时间养养花、钓钓鱼,还把年轻时候曾用来泡妞的“独门绝技”——拉胡琴——这一业余爱好也给重新捡了起来,为此,隔三差五就要与一群“票友”聚首切磋,找到了自己快乐而积极的人生。

    这里还有一桩蹊跷事,要向读者朋友们隆重报告:该老哥半年前曾偷偷向我诉苦,自称身患“奇异之症”,盖很多毛病都与他沾边——容易疲倦、缺乏精力、容易生病、脸色不好、容易忘事、容易忧虑、有迷失感、难以开心、易急躁、易发脾气、腰酸背疼……总之浑身不舒坦,按笔者老家的俚语来说,有点“十不全”。蔡老先生自己当然也很着急,然遍访名医,皆谓没啥毛病,这却使他更加地惶恐:“居然得了连医生都检查不出的怪病,吾命危矣。”没想到的是,自从退休不问俗务后,这些“奇异之症”也竟都不治而愈啦。

    在一个人从“老苦瓜”到“开心果”的转变中,我们看到了快乐的力量。其实,像蔡老先生的“奇异之症”,乃多数职场人士皆有的“流行病”,当初若是他先是跑来向我老人家诚恳请教,再送点啥的,就早获知答案矣。盖笔者学问奇大,对“职场病”自有深厚之研究。据我了解,零点公司为评估职场人士的心理疲劳程度,曾专门找了415位北京“白领精英”开展一项调查,发现其中“枯竭量表”达到3级以上(即心理疲劳非常严重、身心健康正在受到严重威胁)的人数,比例高达61.4%。调查还显示了一种规律:职位越高,承受压力越大,心理出问题的可能性也越大,也就越不快乐。

    来自国外的检测数据更为骇人。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在针对中国1576位高级经理人所做的另一项调查,显示70%的接受调查者感觉到职场压力的困扰,部分霉星高照的朋友,还曾经患有或正在患有“恐怖症、焦虑症、强迫症、抑郁性神经症、疑病性神经症、癔症、神经衰弱等神经症”。

    为此,《财富》杂志以这样的观点,阐述了现代职场对人的损害:“最后的禁忌,不是性、不是酗酒、不是毒品,而是职业压力”;在这个问题上,台湾漫画家朱德庸的观点更加偏激,他宣称“上班违反人的天性”,并指出“每天上班8小时”这件事,其实是“本世纪人类生活史上最大的发明,也是最长的一出集体悲剧。”

    我老人家对这段话却深为认同,要不然,你怎么解释“世界上最快乐的民众”评选结果,倒是被尼日利亚人拔了头筹?彼国民众虽然生活在一个社会秩序不稳定、物质极度贫困的国家,穷则穷矣,然而他们是乐观派,对现实生活心满意足,而不像吾人那样心境低迷阴沉。

    事情由此变得分外棘手起来:除非你的年纪已大到像鄙芳邻蔡老先生那样、终于熬到了“职场大逃亡”的一天,或是存折厚度已够你耽在家里“吃老本”而无须出去打拼,否则,恐怕就只能如朱德庸先生所断言的那样——“你可以不上学,你可以不上当,你可以不上网,你就是不能不上班”。

    那么,这是否也就同时意味着,在我们的身边出现大面积职场倦怠现象和前仆后继的精神抑郁者,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?

    向快乐出发

    事情或许还不致于如是糟糕。

    当前,一些脑瓜子特别灵光的企业,如摩托罗拉等一些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,以及极少数的国内知名大企业,开始引入一项名为EAP的“员工帮助计划”,定期请心理咨询师为雇员减压、提升幸福感。就我所知,国内第一个完整的EAP项目,是启动于2001年3月的联想客户服务部的员工帮助计划,此后,一些重视雇员压力和情绪管理的大企业、银行、咨询机构和网络公司,也间或实施了上述人性化措施。

    等哪天笔者赚够了银子,一定要请这些企业及机构的老板们下小馆子嘬一顿。盖他们作出如是善举,目的固然是为了使员工更快乐地为企业工作、确保组织的活力和效率,但对雇员个人的心理健康,亦复有莫大之裨益,在此我老人家衷心恭祝这些助人利己的雇主们生意兴隆、生活幸福!

    同时,我也要指陈的是,国内企业中目前能如此“大发善心”的还仅是少数,罔顾员工职业心理健康的无良企业,倒是满坑满谷;而且,完整意义上的EAP在中国才刚刚起步,研究和实践的积累不足、人才的储备也很欠缺,尚不能实现从发现、预防和解决问题等整个过程的全面角度来设计EAP。

    我们知道,在西方,除了所服务的企业能提供相关帮助外,你还可以找神父、也可以找社会工作者、也可以找医生,来释放自己的压力。就目前来说,在国内一时还做不到这一点,是故,“求人不如求己”,我们最好还是试着自个给自个找点乐子、时时调适好心情,成为一名职场上的快乐者。

    我老人家秘藏了大批职场打拼之宝贵经验,于今首度公开,为后生小辈们慷慨支招。兹介绍五大减压诀窍:1、学会宣泄、多交朋友;2、调整作息、劳逸结合;3、学习新知、培养兴趣;4、充分授权、分解压力;5、抓大放小、看淡得失。听着笔者口中这么一念“符咒”,读者朋友无不像孙猴子一样,头痛欲裂、大感受罪。殊不知,苟真能遵从以上五招秘诀,照单抓药,而后身体力行,准保你像吃了“夫妻快乐宝”一般,活力无限、快乐非凡。

    不过,为显示我老人家并非是故作高深、空谈理论的“学院派”,再详为介绍几则案例。去年的时候,在与一年轻朋友聊天中,笔者就当了一回传经送宝的“快乐使者”。按理说,该朋友年纪尚不到25岁,就已当上了某著名通讯企业驻成都市场的营销经理,算得上是个有为青年啦,不过他仍是不太开心。究其原因,却是其总公司规定甚严,要求市场公司经理在一个月内,必须要有25天出差在外,这常常令他感到郁闷,“跑来跑去就这么几个分管市场、见来见去就那么几个经销商,每天还累得要死,莫得啥子兴趣嘛。”

    笔者乃向他面授机宜:你不是要固定地在几个地方出差并因此日久生厌吗?好嘛,那么在每个你所负责的地级市,试试在半年内完成两桩任务:一是发现一道最有特色、同时也是最经济实惠的美食;二是发现一位美女并与之交上朋友。总算该家伙良心未泯,前阵子打来电话,说是自从听了我老人家的指点、依计行事后,突然发现生活竟是如此的幸福、出差竟是如此的美好,为示内心感激,力邀我去成都“耍耍”,并承诺带我一一分享他在不同地方发现的美食。我因他没有主动提到在美食之外让我再分享些什么,遂兴趣不大,迄今没有成行。

    我讲述这个故事,意在说明:欲成为最高境界的职场快乐者,必先挖掘出工作中有意义的方面,并从中培养形成对工作的浓厚兴趣。因为,若是做自己喜欢的、感兴趣的工作,即使投入再多的时间和精力,也不会感到辛苦和压力;当然,于工作之外,通过阅读、听音乐、泡吧、蹦的、打球、看电影、旅游等方式来调节心理和舒缓压力,也非常有效。

    比如,在我的朋友中,有位“驴友”,他的快乐秘诀即是:每逢周日,总是尽可能地将自己“流放”到陌生的城市。该朋友告诉我,很少有什么比行进中的飞机、游轮和火车上,或是在陌生的地方闲适的徜徉中,更容易倾听内心的声音;对于他来说,偕三五知己或独自感受天地的广袤,可以让他以更快乐的心态面对商业社会中匆忙的人生。

    禅语曰:“一切法从心想生”。我老人家也主张,凡事只要作退一步想,便心安理得矣——阴雨绵绵的日子,你该庆幸新买的花纸伞终于有机会拿出来炫耀;闷热干燥的天气,你该庆幸刚洗出的衣服很快就可以晾干;清晨当你痛苦地挣扎着起床时,你该庆幸自己还拥有一份赚钱的工作;平日当上司不断往你身上压任务时,你该庆幸自己获得了充分信任和历练……如果不懂得这般自我调节、积极减压,年薪30万元的高级经理,未必会比年收入3万元的员工更快乐。

    也许美国30-50年代性感女影星梅·蕙丝说得对,“一个男人可以既矮又胖还秃头,但只要他有激情,女人就会喜欢他”,想想也是,一个不快乐的男人,镇日郁闷、阴沉着,非但注定在职场里吃不开,在女人眼中,同样会是“狗不理”。

    是故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商业社会,无论容貌、年龄和职位,各人都应执著地寻找各人理想的乐园、找到自已所乐于安享的花花世界。并且,除了执著,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创见和方式,让自己的命运与快乐不会擦肩而过。

    【后记】

    在这个崇尚成功而竞争激烈的时代,我们对职场生活状态的企求,仿如以遥控器切换的电视画面,幕幕皆要高潮、分秒不容冷场。然而,同样是职场中人,有的朋友混得很失意,有些家伙却过得很充实,各人不同的心态和做事方式,决定了他们事业的广度和深度。概括来说,一名成熟的职业人,他必须同时是“工作狂”、“受气包”、“马屁精”和“快乐者”,而后,方能成为“成功者”。